蒋经国苦斗其父麾下特务头子,三次秘密会议,大玩套路,“太子系”踢掉了“黄埔门生”

蒋氏父子

有人认为康泽不仅是蒋介石的爱将,一度亦为蒋蓄意培植的接班人之一。但后来蒋经国自俄归来,且在赣南颇有表现,康泽与蒋经国为争三民主义青年团组织处长和团中央领导位置及青年军的编练工作而发生直接冲突,终不敌蒋经国。他长期控制的别动总队,改编为新28师、新29师,编为第66军,远征缅甸。康泽想任该军军长,但何应钦认为康泽没有作战经验未予批准,改由张轸充任,康泽最终只落得鸡飞蛋打的结局。

1925年10月,蒋经国才十几岁,便被蒋介石送到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去学习。蒋介石这样做是从《三国志》上学来的,叫“送子入质”,是为了向苏联保证他拥护孙中山的三大政策,取得苏联的支持,蒙蔽国共合作中的共产党人,以便于自己多捞政治资本。不久,蒋介石叛变革命,大力屠杀共产党人。而在苏联读书的蒋经国也加入了共青团、共产党,公开表示同蒋介石决裂,断绝父子关系,骂蒋介石是一个流氓,如何行为不正,虐待他的生母毛氏。把蒋介石气得半死。

赴苏留学时的蒋经国

1937年4月,第二次国共将走向合作了,蒋经国从苏联回到中国来了,脱离了与共产党的关系,来做他的太子。蒋经国回国,以政治嗅觉灵敏著称的政学系巨头、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感到,把蒋太子抢到手中,对于以后他的政治生活来说,是个不小的政治砝码。于是,他积极主动地通过宋美龄做蒋介石的工作,让蒋经国到江西任职。1938年1月,熊式辉任命蒋经国为江西省政府保安处少将副处长。但因为蒋经国受苏联教育的影响尚存,难以忍受熊式辉等人的那种官僚习气,因此同熊式辉产生了不少矛盾。熊式辉采取了敬而远之的策略,让蒋经国到赣州去,任江西省第四行政区督察专员,即赣南地区专员。

同时,在蒋介石的精心安排下,1938年6月,蒋太子到重庆入中央训练团第三期干部训练班受训,训练期为一个月。训练期结束后,经蒋介石批准,蒋经国增选为三青团中央干事。三青团书记长陈诚任命蒋经国为三青团江西支团临时干事会干事兼筹备主任。这个任命使蒋经国一跃跻身到国民党党团中央,成了三青团的高层领导人之一,从此开始了太子同各派系的倾轧和生死争夺,而康泽正是其中最激烈的一个对手。

康泽同蒋经国的斗争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争夺江西一省三青团领导权的斗争,蒋经国的主要对手是康泽的亲信彭朝钰,彭朝钰的后台是康泽,蒋经国的后台是蒋介石和陈诚,其胜负显而易见。第二个阶段是蒋经国直接同康泽进行斗争,争夺三青团中央的高层领导权,康泽又大败亏输。下面是康泽和太子斗法的详细过程。

蒋经国被任命为江西支团筹备主任后,康泽不经太子同意,就派完了江西支团的主要干部。他在江西支团筹备处的干部配备和干事会里大耍手腕,掣肘蒋太子。在筹备处的干部配备上,康泽把亲信塞得满满的,只留一个总务组长的空缺,由蒋经国填补,由康泽的门生彭朝钰担任筹备处书记,并且在江西省内第一期建立的6处分团是清一色的康泽系分子。彭朝钰以为有康泽作后台,自己的经验又比蒋经国丰富,所以不把太子放在眼里。

在筹备处里,蒋经国连一间单独的办公室也没有。彭朝钰还四处活动,打击蒋经国的威信,并且大言不惭地说:“我作为书记,江西支团的筹备工作,我要负实际责任。"学生报到和结业、分配工作时,他都一个一个地召见谈话:“蒋主任是兼职,忙不过来,我是中央派来的,一切由我负责,以后你们有什么事,只管找我。”这样,蒋经国的筹备主任实际上成了一个空头荣誉,被架空了。

蒋经国遭受了康泽这一打击后,立即着手回击。在苏联12年的丰富经历,使他也有能力回击,更重要的是,他有蒋介石作后盾。一方面,他狠抓组织和训练干部。因为他是白手起家,身边没有一班人马。他用全部心血办“青年干部训练班”,培养他的嫡系部队。在党派林立的国民党内,通过办校、办班来建立自己的派系是一条捷径,因为他不用采用别的派系争夺人才的办法结成自己的派系,而直接从学生、青年中得到自己的人才。

1939年12月,在赣县西郊赤硃岭,蒋经国主办的江西青年干部训练班开始招生,第一期招收120人,训练期是3个半月。其学生都是有关方面保送的,蒋经国亲自任班主任,坚决抵制康泽的人插手该班。他向学生大力宣传团结一致、绝对效忠团长的精神。他亲自核定每个学生的毕业分配,正式成立了一个通讯社,推举出了一个干事会,这样,“太子系”的规模逐步形成了。与此同时,蒋经国还举办了两期“新赣南经济建设训练班”,培植他建设新赣南的干部队伍。

蒋经国与江西青干班成员合影

蒋介石利用黄埔军校建立了蒋家嫡系的军事力量和特务组织,他深知这些学校的重要性,因此,他兼任的校长达37个,这些学校的学生都可以称自己是“天子门生”,为蒋介石的反动政权培养了大批人才。蒋经国效法其父亲,通过举办“青年干部训练班”和“新赣南经济建设训练班”,建立了“太子系”的组织基础。

蒋经国在大力举办训练班的同时,向彭朝钰展开了正面的进攻。

1939年9月2日,蒋经国主持了江西支团临时干事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了3项决议:(l)建议中央调整支团筹备处的干部人选。(2)通过江西支团团部成立宣言。(3)创办支团干部训练班。在调整支团干部人选上,蒋经国估计到中央团部肯定会同意的,因为中央团长是他的父亲,书记长是他父亲的亲信,一个组织处长能挡得住我的要求吗?于是,蒋经国自己选择亲信作为调整干部,在中央团部还未批准之前,马上公布就职。蒋经国宣布:降彭朝钰为助理书记,彭朝钰的6个分团的主任全部降为书记,新主任宣布就职。这6个新主任都是蒋经国的亲信。

这次干事会是蒋经国主持秘密召开的。为了不让康泽的“中央派”干部列席干事会,以便顺利降他们的职,蒋经国根本就没让他们参加会议。

任免公布出来后,彭朝钰等大为气愤,但不敢同蒋经国正面开火,只是把矛头指向蒋经国指派的干事会,声称他们是团中央派来的,地方上无权改变,并联名向蒋经国集体上交辞职报告,要求团中央另调工作。团中央下来指示,就按蒋经国拟定的方式进行调整,没有批准他们辞职的要求。

康泽面对蒋经国这样强大的攻势措手不及,虽然他极力主张维持原来委任的干部,但是毕竟不是蒋介石、陈诚的对手,不敢和蒋介石顶撞,因为自己这个组织处长还是蒋介石提拔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康泽打定主意,派人让他们几个安心就职。蒋经国也对彭朝钰等人好言相慰,风波才平定下来。

1940年4月,在蒋经国主持下,江西支团召开了三青团江西支团临时干事会第二次会议。主题是第一期青年干部训练班毕业学员的工作分配,决定增设8个分团。“中央派”的几个分团书记也参加了会议,蒋经国对他们嘉许了一番,降为书记的一律恢复主任职务。而新成立的8个分团则由“太子系”的人员分任。这样,“太子系”以新成立的8个分团压倒了“中央系”的6个分团,康泽系的分团负责人有的见势不好,干脆就投向了“太子系”,蒋经国的优势基本上巩固住了。

1941年4月,江西支团举行第三次干事会。这次干事会形同秘密会议。等新的人事任命公布以后,康泽分子们大吃一惊,彭朝钰及其他几个康派主要成员全部被免职,6个分团也用青年干部训练班的学员接替。康泽在江西支团的势力宣告瓦解,在三青团中央也是一筹莫展。

蒋经国20世纪40年代在江西

康泽不得已放弃了江西的地盘以后,蒋经国还不肯善罢甘休,又同他争夺起中央干部学校来了。这时康泽与“太子”的斗争进入第二个阶段。1943年7月,蒋介石让蒋经国到重庆来,准备让他在正在筹备中的三青团中央干部学校担任教育长,老蒋自任校长。这也是让“太子”接管三青团的重要步骤。1943年冬,蒋经国带着在赣南组织的一帮小兄弟到重庆上任。他一来到重庆,就和康泽交上了手。康泽自三青团成立以后,一直掌握着三青团的组织大权,因此,他的人马遍布整个三青团系统。为了把三青团的中央青年干部训练班扩展为“中央干部学校”。康泽四处活动,多次秘密开会,准备接办中央干校,认为干校教育长一职非己莫属。

不料,在中央团部常务干事会开会讨论时,一向对他颇为尊重并在主持干校筹备工作的训练处处长李惟果突然提议,请蒋经国担任中央干校教育长。而且,这个提议,蒋介石很快就批准了。

这对康泽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康泽利用组织处长的大权,在人事上大量安插亲信,企图控制中央干校,把蒋经国架空。而蒋经国从赣南带来的那班人马资历太浅,没有资格在三青团中央机关担任要职,康泽严格把关,企图以此扼制蒋经国势力在三青团中央的发展。

但“蒋太子”也不甘示弱,他采取了两个手段来加强自己的力量。一种是挖墙脚。因三青团是一个大杂烩,成分很复杂。蒋经国极力拉拢各派的人,其中也包括康泽的人,有些人认为投靠“蒋太子”更有前途,就脱离了康泽。靠这种方法,蒋经国得到了王政、龚祥瑞、詹寿山等人,对那些和自己不合的人,则让他坐冷板凳,进行处处压制,处处掣肘。最后,这些人无法立足,只好走人。另一种是通过办“研究班”的方法,搜罗高级人才,经过一年的培训,充实了中央干校“太子系”的班底。

蒋经国大力抓中央干校学生的培养,为干校提出的口号是:“中央干校的学生,必须以校长的意志为意志,以校长的行动为行动。”“干校是第二个黄埔”“干校是政治的黄埔”。蒋介石在训词中也说:“干校应当像当年黄埔那样,要负起革命的重任。”蒋介石这样讲话,显然是在为“太子”继位登基作组织准备和舆论准备的,有蒋介石作后盾,小小康泽怎么能是对手呢?

1943年3月29日,召开了三青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次大会上选举了蒋经国为三青团中央青年干部学校教育长,此后,蒋经国在三青团的地位逐渐超过了康泽。1945年5月5日,国民党召开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紧接着举行的一中全会上,在蒋介石的支持下,提拔了一些支持蒋经国的人,在国民党中形成了“捧太子有功”的印象,由此支持蒋经国的人越来越多。

本文摘自《蒋介石麾下特务头子》,李楷编著,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